Tax100 税百

查看: 384|回复: 1

疯狂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背后——解密上市公司教科书式盈余管理

2283

主题

2299

帖子

2517

积分

特级税友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517
2020-11-25 23:47:2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摘要:2019年3月,A股某上市公司公布2018年度年报,该公司在经历连续两年巨额亏损后,终于在2018年度安全着陆,除全年净利润再次过亿以外,更重要的是成功逃过连续三年亏损而被暂停上市的厄运。该上市公司2016、2017年度累积计提高达8.6亿元资产减值损失,两年的资产减值损失对净亏损的贡献率高达97%,管理层连续两年的巨额减值计提究竟意欲何为?2018年度的扭亏为盈又与以前年度巨额资产减值有着怎样的联系?

财务“洗大澡”与盈余管理
近年A股出现了很多如“忽悠式重组”、“洗大澡”等简单粗暴而形象生动的专有名词,甚至已经成为了证监会反馈意见、交易所问询函中的官方用语。从事资本市场相关业务以及上市公司审计的人士,对“财务洗澡”这个表述不会感到陌生——百度百科对其定义为:“企业在特定年份对损失或费用的过度确认。作为收益平滑的手段之一,又称‘巨额注销’。”

“洗大澡”的基本原理是:公司由于经营或财务状况恶化,导致某一会计期间业绩大幅下滑甚至亏损,同时管理层又肩负着未来扭转公司财务表现的使命与压力(譬如上市公司连续三年亏损将被暂定上市等硬性要求),此时公司可通过恶意操纵会计估计的方式,在某一会计年度一次性释放巨额资产减值,索性将当年业绩拉到更低水平,而在下一年度,公司将不存在长期资产减值压力,甚至流动资产减值可视情况进行部分转回,以此来拉高目标会计年度的盈利水平,达到盈余管理的目的。

“财务洗澡”是一种典型的盈余管理手段,在不违反会计准则、法律法规的前提下,会计估计由于具有天然的高度主观性,通常会成为业绩操纵的最薄弱一环。实务中,我们经常能看到证券交易所问询上市公司年报是否存在“洗大澡”的行为,而大多数情况下,监管机构却并不能真正对“洗大澡”现象有效取证,以会计估计搪塞监管机构往往是中介机构最拿手的。

两年8.6亿元资产减值的背后
2019年3月,某上市公司公布2018年度报告、2018年度审计报告。该公司经历了2016年亏损5.7亿元,2017年亏损3.2亿元后,如果2018年度净利润再次为负,该公司将面临被暂停上市的风险。生死存亡的关键一年,该公司业绩逆势上扬,在2018年一举攻下了1亿元的净利润,并成功摘掉了暂停上市风险的帽子。

下面我们来看一下该公司近三年的资产减值计提分布情况:

显而易见:从连续三年的财务数据来看,管理层选择了将巨额资产减值损失释放在了2016年和2017年度,实际效果上,该公司2018年未确认1分钱的长期资产减值损失,反而坏账准备转回了近4,000万元,该公司2018年合计高达3,879万元资产减值转回直接贡献当期营业利润。

在建工程减值准备竟然可以被转回?

该上市公司资产减值损失附注中,出现了大跌眼镜的一幕:在建工程减值损失被硬生生地转回了11万元,深交所也在第一时间对“在建工程减值损失为负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”进行了专门问询。对此,管理层是这样解释的——

“在建工程减值损失为-117,370.70元,系为XX公司在2017年因采矿权将注销,不能继续生产,其在建的工程也将不再继续建设,从而计提减值准备;其中对一台尚未和供货方结算的设备按照合同进行了暂估入账,而在2018年与供货方实际结算时,因实际结算金额与原暂估入账金额存在差异所致,对该差异在2018年进行的调整,从而导致在建工程减值金额出现负数。该负数是调整原暂估入账价值所致,并非在建工程减值准备的转回,其会计处理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”。

——实际上该事项应该作为以前年度损益调整,冲减在建工程原值(或转固定资产原值)的同时,调整期初未分配利润,但也许管理层或审计机构不愿调整期初数据,不得已要将其放进当期利润表,但无论放在费用还是放在营业外支出,都不恰当,因此只能硬着头皮放进在建工程减值损失,随即产生了这样的BUG。但笔者认为,该公司资产减值损失附注中,公然将在建工程减值损失披露为负数,无论如何是不能被接受的,因为从报表使用者的第一视角,看到的正是管理层将长期资产进行了减值转回处理。

应收账款坏账损失缘何当期为负?
该公司2018年度确认应收款项坏账损失-3,892万元,主要系公司重要客户XX钢铁货款收回,前期计提的坏账准备转回所致。我们来看一下这家客户是如何显著影响上市公司当期坏账计提的:

上表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端倪所在:该客户2017年末应收账款余额约6,273万,其中3-4年长账龄的部分约占70%以上,对应80%的坏账计提比例。而2018年末,这家客户为被审计单位送出一次直接或间接“助攻”,应收账款余额几乎清零。——不知XX钢铁是否知道己方的“及时回款”为其供应商贡献了全年30%的净利润。


财务费用强力管控
除上述资产减值损失各事项外,该上市公司还于2018年彻底将短期借款1亿元清零,同时,期末货币资金量暴增逾200%(其中包含一笔2018年4月存入的5000万元一年期结构性存款),直接拉高利息收入。以上整体导致财务费用较上一年度降低约700万元,并且最近五年来首次为负。






尾声
2019年4月7日晚,上市公司及审计机构在回复交易所问询时,见招拆招逐一解答了监管机构对资产减值损失波动异常的疑虑,正像本文开头所述,会计估计是认定盈余管理的软肋,也是资本市场上最让监管机构头疼的问题之一,财务数字虽然本身呈现出经典的教科书式盈余管理,并且类似案例在A股市场上屡见不鲜,但我们也不能否认管理层与审计机构对于“会计艺术”的理解与把握。

(本文旨在从专业角度进行学术探讨,对文中公司不带有倾向性主观评论)





点评

对于没有太多资产和待摊费用的公司调控空间还是比较有限的。  发表于 2021-2-6 05:21

相关帖子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Powered by Discuz! X3.4 ( 京ICP备19053597号-1,电话 18600416813,邮箱liwei03@51shebao.com ) 优化与建议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